最新动态 / 详情
  • 山西人的印记

  • 来源: 阅读数:696 日期:2018-02-22 19:36:05
概要:

问我祖先在何处

山西洪洞大槐树

赵雷的一首《成都》唱出了多少人的余情未了,一首《西安人的歌》又唱红了这座千年古都,在这个互联网已经发展到全世界的时代,山西似乎还没有跟上节奏,没有什么著名网红,也没有什么著名的网店,可她更像是一个养在闺中无人识的大家闺秀,只有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们,才见过她最美的一面。

像整个北方地区的饮食习惯一样,山西人在面食的造诣并不亚于兰州拉面或者陕西泡馍,刀削面、拉面、面片、猫耳朵等等应有尽有,烹饪方法也从炒、焖到煎、煮应有尽有。

纵你西北汉子能把胳膊粗的面团拉到发丝那么细,我也可以把脸盆大的面团削成片片柳叶;纵你西安美女能把一个白馍掰成一碗疙瘩,我也可以蒸出半人高的花馍;纵你天津人把包子做成薄皮大馅十八个褶,我也可以夹出一块黄糕,就这羊杂包餐一顿,这些饭食,就像我们山西人一样,虽外表不那么光鲜亮丽,可却实实在在的伴着我们的生活。

实际上,人们都说山西人喜欢面条,却不知道山西还有一种更为广泛的食品——疙瘩汤。每次出差去外地,我们总是希望在一天的车马劳顿后喝上一碗热乎乎的疙瘩汤,无奈无论怎样和服务员解释,他们就是理解不了如何把面弄成疙瘩还要煮成汤,每每如此,也只好作罢,点一碗蛋汤,再掰点馒头进去,虽然大相径庭,也可聊以慰藉。

都知道山西老陈醋全国闻名,那浓郁、醇厚的醋味,那略显干爽的陈旧口感都非常精彩地演绎出黄土高原与干燥气候下的人文地理生态。山西人吃饭离不开醋,绝对算的上是全国人民对我们形成的一个共识。

有次在外地与朋友吃饭,他们总盯着我的醋碟子,殷勤的为我添醋,看我一直不沾,总会来一句“你不是山西人么,怎么不吃醋啊?”我也只能呵呵一笑,以个体差异为由,推拖过去,殊不知,全国各地的山西老陈醋我都略有品尝,有的发甜,有的兑水,还真就没有一处是和老家的味道是一样的。

每每与外地的朋友攀谈,东北的朋友会把老工业基地聊到飞起,北京的朋友三句话不离政策,上海的朋友大谈特谈股票期货,广东的朋友以改革开放引以为傲,我总是选择沉默。

并不是我们山西没有能拿出手的谈资,只是我们不善于向别人炫耀自己罢了,正想千百年前中国最伟大的商帮——晋商,他们不曾靠着嘴皮子,为自己谋来一分钱的利益,而是靠踏踏实实做事情,赢来了别人的尊重,这股血脉,流传至今,也不曾变过。

传说,当年我们从洪洞大槐树地下走出来的时候,有人专门在我们脚的小拇指上划了个口子,害怕将来互相之间找不到,虽然是个传说,可有时候想想,也许每个山西人身上,真的带有看不见,摸不着的标记吧,让我们走在他乡,也总是能莫名其妙的相遇。也许,也正是那个印记,给我们每个山西人的骨子里打上了故土难离的性子。

此后,山西人不管走到哪里,这个印记都会伴随着你,无论天下多大,山西人总是很容易就会走在一起,这印记是一种味觉,一碗刀削面就可以认识一个老乡;这印记是一种嗅觉,那酸爽的陈醋,能勾走老醯儿的魂;这印记是一种听觉,沉闷的鼻音,诉说着远方的家乡;这印记是一种视觉,茫茫人海中,那个憨憨的小伙子,一定是你的老乡。

于是,山西人热衷于彼此间的情感交流,人们总是盛一大碗饭走出院门,或站蹲门口,或到街中碾盘上、大树下,聊天吃饭两不误,趣闻笑谈、家长里短得以交流。大家伙们利用吃饭的机会聚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谈论家常。

于是,我们山西人就带着这样的印记,走过了一代又一代,用山西人特有的方式,审视着这个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

2015-2018 版权所有 © 高新普惠 晋ICP备15002650号 山西高新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19号

咨询、投诉、举报通讯地址: 山西综改示范区太原学府园区南中环街418号千禧中环大厦12层

-->